My JSP 'header.jsp' starting page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工作动态

新闻中心

1 / 工作动态
2 / 新闻发布

万泉:公立医院经济运行“稳中有忧”,药费结构调整逐步显现

罗晶 医药经济报

“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深水区在公立医院改革,公立医院改革首先要从取消药品加成入手,各项政策叠加给公立医院经济运行带来压力,同时也影响了医院药品费用结构与变化趋势。”11月5日上午,在2019全国医药经济信息发布会暨米房会年会上,国家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健康经济与费用研究部副主任万泉从公立医院经济运行情况和药品费用变化两个维度入手,对我国公立医院药品费用现状和未来趋势做了分析。




国家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健康经济与费用研究部 副主任 万泉



公立医院面临收支亏损风险

万泉介绍,公立医院综合改革中面临包括取消药品加成、降低药占比、控制不合理医疗费用增长和医保支付方式改革等多重压力,给公立医院经济运行带来一定影响。



据统计,公立医院在取消药品加成后,医院收入结构发生明显变化,药占比明显下降,已从2012年的44.3%下降到34.7%,但仍有部分公立医院的药占比超过30%。数据显示,2017年药占比为45%及以上的1387家医院中,有636家为中医院,还有一些主要依靠药物治疗的专科医院(如精神病、传染病、皮肤病等专科医院)。此外,还有888家医院的药占比在40%~45%之间。



2015年底,各部委联合出台控制公立医院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的文件,并在随后提出区域费用增长不超过10%的目标值。然而,2016年全国平均增速达到12.3%,且绝大部分省份费用增速都在10%以上。尽管2017年费用增长速度降到10%以下,但各级卫生健康部门和公立医院仍面临较大的控费压力。



此外,2017年公立医院医保结算资金为10431亿元,占医药收入的47.8%,医保结算资金对医院运行影响越来越大。在医保支付方式改革过程中,特别是总额预付制给公立医院运行带来较大影响,部分医院累计医保未结算资金较高。



在上述因素影响下,从2016年开始,“稳中有忧”一词可以概括公立医院经济运行面临的风险。数据显示,2017年业务收支结余为负的公立医院达到2679个,占全部公立医院的30.9%。与此同时,由于医院现金流不足,公立医院与药企、药品供应商之间的费用结算周期较长,部分地方的回款时间甚至达到一年。



内外因促成药品费用结构变化

改革中的各项因素也带来医院药品费用水平与结构的变化。在对目前公立医院药品费用分析时,万泉介绍,2017年全国药品费用18203亿元,其中门诊药品费用和住院药品费用分别占32.8%和31.7%。在门诊药品费用中,公立医院占53.6%,住院药品费用中公立医院占72.6%。2017年公立医院药品费用总量达到7577亿元。



从药品费用结构看,门诊药品费用中,西药占比超过70%,中草药和中成药占比各约占15%,且中草药占比有增加趋势。但住院药品费用中,西药占比超过90%。从疾病结构上看,传统三大类疾病——循环、消化和呼吸系统疾病的药费占比最高,而恶性肿瘤药品占比近年明显上升,居于第三位。而年龄分布方面,45岁以上人群药费显著增加。



此外,万泉提到,近年来,我国医院药品费用增长明显趋缓,特别是2017年公立医院药品费用绝对值出现下降。但随着消费结构升级、人口老龄化、疾病谱变化,以及医疗技术的进步包括新药研发等,都可能带来未来药品费用的增长。预计2020年公立医院治疗费用有望达到27015亿元,其中药品费用总量将达到8645亿元;2025年公立医院治疗费用将达到39133亿元,其中药品费用总量将达到11935亿元。零售药品方面,预计2020年零售药品费用将达到703亿元,2025年达11223亿元。



卫生健康事业改革与发展的出发点是以人民健康为中心,从居民角度出发,既要满足百姓多层次、多样化的卫生和健康服务需求,又要降低药品费用给个人带来的经济负担。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到2020年,个人卫生支出占卫生总费用比重降到28%左右,2030年降到25%左右。然而,目前门诊费用中个人自付占比仍超过50%,约70%的药品零售费用仍靠个人自付来承担。



万泉强调,当前及今后一段时期内,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仍将持续深化。分级诊疗、医联体等政策不断推进实施,药品招标采购和医保支付改革逐步推进,这些变革带来影响最终都将会叠加在公立医院。可以预见,未来药品费用将呈现继续增速下降趋势,同时,门诊与住院结构、不同层级机构的结构等也会发生相应的变化。对此,万泉认为,公立医院可以通过合理用药、加强成本管理与控制、转变药房管理模式、处方外流等模式来防范和减少风险。其中,处方外流牵涉到医院、药企、医药流通企业、药店等多方利益重新分配。按2017年公立医院药品费用规模推算,理论上从公立医院可流出药品费用的最大规模约为2500亿元。



2019年11月19日
My JSP 'footer.jsp' starting page